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一分pk10赔率

一分pk10赔率-一分pk10规则

2020年02月28日 21:51:11 来源:一分pk10赔率 编辑:一分pk10开奖走势图

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发言人28日公布,一名确诊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的女病患,其家中饲养的狗狗,被从口鼻验出「弱阳性」。消息也在大陆国内迅速转传,不少网友直呼「完了!」香港有动物保护法,大陆没有,更多网友则是拜讬大家、拜讬媒体不要发布这条新闻和公告,但也有网友认为「狗命比人命高贵吗?」▲香港渔护署发布,在确诊患者饲养的狗身上验出「弱阳性」,引爆网友正反论战。(图/翻摄自Pixabay)根据香港媒体报导,渔护署人员26日接走一确诊女病患的狗,并从狗的口腔、鼻腔及肛门抽取样本,进行病毒测试,结果却出现「弱阳性」,但狗并没有出现任何病状,虽然不排除为「人传狗」或是只是「沾到」,也还需要进一步抽取样本化验,但呼吁确诊者的宠物必要时也应该进行病毒检验。该项消息透过网路、媒体报导,在大陆网路社群里传开,首当其冲的就是家有毛小孩的饲主们,日前便出现有不少饲主的犬只,遭小区管理者强硬活活杀死、活埋的消息。此次又出现疑有病毒的消息,让不少饲主上网哀求大家「别发了」、「能删了吗」、「完了,这下又有多少毛孩要被遗弃」、「又有理由虐待动物了!」也拜讬舆论不要「一刀切」生命是平等的。▲不少饲主相当紧张,因为处死动物的消息,经常在大陆各地上演,尤其武汉肺炎爆发后。(图/翻摄自推特)主要网友忧心的,是香港还有动物保护法,但大陆没有,接下来毛孩子的命运,让人不敢想像,即便养在家里,恐怕会遭上门强制处死的命运。有网友分析港媒消息,认为口鼻被验出有病毒反应,肛门没有,不能排除是环境接触沾染,毒性不高,这是「考验人类智慧与动物伦理的时刻。」而当前最重要的,除了人要做好防疫,也要替家里的宠物做好防疫,没事别乱出门溜达,一起隔离「保护他们也保护自己」,对确诊患者家中的宠物,应当隔离观察,但对健康饲主的宠物,不应强行扑杀或弃养。当然也有网友赞成进行「处置」,批评饲主及动保人士「狗命比人命高贵吗,?」有网友认为起码流浪猫狗还是有必要处理,并出现有小区已经开始投毒杀狗的事件。看更多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 最新报导: https://bit.ly/37gsay1★ 三立新闻网提醒您:防范武汉肺炎,肥皂勤洗手、必要时戴口罩、避免食用生肉及生蛋、少去人多的场所、避免接触禽畜类动物!回国若身体不适请主动通报,14天内出现疑似症状请先拨打防疫专线,并戴上口罩尽速就医,务必告知医师旅游史。※ 免付费防疫专线:1922、0800-001922 

财爷陈茂波在预算案提出全民派一万元,人人有钱收,对升斗市民而言,当然是开心事。预算案的派钱建议,今年九月立法会选举临近,向来喜欢事事反对的反对派,也很难否定人人派钱的预算案。不过,反对派拉布招数层出不穷,转眼又出新招,建议把派钱一万的七百一十一亿拨款申请,从预算案抽离出来,单独交由财委会通过。建制派大党民建联不知道为何,也走去同意这个建议,可能他们是基于良好愿望,觉得尽快派钱是好事。但民建联好明显是「入世未深」,一头栽进对方陷阱。反对派这个所谓分拆拨款,有几个问题值得探讨。第一,分拆无助加快派钱。表面上看,分拆拨款好像言之成理:「要整份预算案通过,可能会很慢,把派钱的拨款分拆出来,提早通过,市民就可以快些收到钱囉。」但这讲法其实是胡说八道,政府提出的派钱时间表,是七月初接受申请,有银行户口的市民,最快八月会收到过户一万元。没户口市民就要等政府发出支票,可能慢一点。至于政府为甚么要等到七月才开始接受市民申请,不是等立法会通过拨款,而是要花三个月搞电脑对接。政府要向接近七百万人派钱,直接把一万元过数到市民银行户口,是最便捷方法,所以要把政府系统与银行电脑对接上,做好测试才推出,不是等立法会通过拨款。按正常程序,政府把开支预算草案提上立法会,开完相关委员会后,就攞上立法会大会,让议员会分几日「喷口水」表达意见,然后政府大约会在四月二十九日对议员各种意见作回应,然后议员提修正案,之后政府把修正案和开支预算拨款草案一并交立法会大会表决。正常情况下,立法会于五月中至五月底通过预算案拨款申请,这时间表比政府与银行完成电脑系统对接的时间更早。所以,若一切正常,根本不用将派钱的开支拨款分拆出来。在立法会通过拨款,根本不会拖慢派钱的时间。第二,分拆拨款只为拉布。问题是其实有人想拖,反对派把所有问题政治化,他们反对预算案的焦点是针对警察的开支拨款,这是自去年六月反修例运动以来他们一直鼓吹的仇警主线,而反对拨款的最佳方法就是审议预算案拨款草案时拉布,只要一直拉布,预算案拨款通过不了,从而逼使政府撤销警察开支拨款,最好马上解散警队(之后谁来维持治安就关人鬼事了)。市民不太明白这些针对警察开支拨款的行为,会对治安造成怎样的后果,见到反对派拉布旷日持久,习以为常,也没有多大感觉。反对派如今出招也很高明。他们想借拉布「拉死」整份预算案来否决警察拨款,但又不希望派钱一万元的建议不获通过而得罪选民,便提出分拆拨款建议。第三,冠冕堂皇拉布早有前科。反对派拉布技巧,到了出神入化境地,甚至可以把「为民请命」作为拉布挡箭牌。例如二月二十一日财委会审议通过三百亿元抗疫基金的拨款申请,政府拨巨款防疫,反对派不敢明目张胆反对,便出奇招拉布,方法是公民党杨岳桥在投票之前提出临时动议,要求政府全民派一万元,帮助市民在疫情中渡过难关。当时大家不知道预算案是否真的会派钱,看来这动议很值得接受,但这只不过是他们「玩嘢」的花招。他们在会议上引用财委会《会议程序》第三十七条A,先后提出了十项临时动议,动议派钱一万元只是其中之一。这十项动议如果逐一讨论,随时十年时间也谈不完,这便可以拉死那三百亿元的防疫基金拨款。建制派对十项动议全部否决,目的就是要加快通过三百亿元拨款。而反对派马上在脸书上发文,批评建制派否决他们叫政府派钱给市民的动议,说建制派讲一套做一套。讲法摆明是「老屈」,但一般市民不知就里,十分入脑。总的而言,只要反对派不在预算案拨款申请上搞阴谋诡计,五月便可以煞科,并不影响到七月的申请程序,但反对派仍千方百计去拉布,毫不理会预算案当中还有其他很多惠及市民的措施和帮助各行各业的政策。我不是要偏帮哪一派,但见到议员天天玩政治,真的觉得很烦,经济已经非常差,这样玩下,公司倒闭,裁员减薪,最后受苦的是谁呢?(卢永雄)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

【专栏】分拆审批派万元拨款 只为拉布

友情链接: